欢迎来到趣饰网--专业的精致家居摆件资讯网

主页 > 言念君子 > 与君书

与君书

2019-03-19 作者:七堇年      浏览(84)

  春天渐渐变深的时候,你离我而去了。好像惊雷过后的静寂雨夜,水声喧哗,湿气浑浊,哪里都不可去,只是待在家里,守着黑暗的窗。就在前些天,我在午间昏睡后醒来,看到蜜糖一样温软的阳光轻轻地铺在墙上,这样寂寞这样安静,便感到了“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这句诗的落达意味,就在纸上对你说,我们这一生,会遇到多少人,缘分皆朝生暮死脆弱如露水,唯独与你,像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

与君书

  我知道我们迟早会输给时间或者世情,但不知道会输得这样快。

  你走之后一切仍旧是那么安静,我靠着五羟色胺药物度过的日夜其实很平淡,或许是因为大痛之后失去知觉,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或者总觉得这场梦并非真实。只在那一个下午,你第一次叫我的大名,然后说“我们结束了”的时候,我才爆发了久已徘徊在临界点的眼泪并且哭喊出声。但我很快平静,很快。我从地上站起来,擦干脸,像励志歌曲里面写到的水手那样咬着牙低着头上了岸,并且以活着的姿态。

  我寻找很多事情来做,上街疾走、整理东西大包大包地搬运到邮局寄回家、做面膜、看书、打羽毛球、跑步,或者是面对计算机屏幕发呆。时间在我的脚边静静流走,我却不再顾盼,每一天对自己说很多遍我会好起来,说得多了好像就会变成事实。记忆这样的整饬而林立,似一座森森丛林,很多时候我是迷途在这记忆树林的一只鹿,辨不清方向,只因为心里一个茫然的方向奔跑,偶尔会不慎撞上一棵记忆的树,身心都痛不堪言。

  但你我都知道,它们曾经是这样温暖而柔软的快乐。

言念君子

  我其实一直是一个不信的人。不信世界,不信人心,不信永远。虽是这样说着,但我似乎总是隐有对奇迹的期盼。我以为我隐藏得足够好,可是没有想到连最远的人都知道我过的不好。在签售会上面对热情善良的读者们,给他们微笑与他们握手,接受他们说的,七,你要好起来,我们在你身边……我知道我的感动是真实的,但无奈亦是深刻的。快乐或者成功常常可以共享,而且常常是通过共享而获得。但每个人的生活历史中都有最不尽如人意的那一面,且无法分担。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孤独”这种东西存在。我不能够说我懂得了不爱之慧 ——我只是感到了疲倦所以想要停止。如顾城所说,人世很长,人生很短,我在中间,应该休息。
 

  无法知道余生还要度过多少不能被分担的漫漫长夜,无法知道我在那些漫漫长夜之后的黎明醒来想起这一段往事来会是怎样落寞不堪,我常梦见重逢时刻:在嘈杂的街头你面带微笑,和你的孩子爱人一起与我偶然相遇,我看到你的幸或者不幸,都会是多么心酸。犹如一种对自身血肉的剥离——因为我们曾经互相属于。你可知道我曾经的信仰是,与你在一起尽管有层出不穷的艰难和不测,需要我付出和承担,这的确是一种痛苦;但一旦想到如果今后你的幸与不幸我再无法知晓亦没有资格过问,那才是我最大的痛苦。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并不知道是否我们活着并且相爱,就是为了印证幻灭。

  我只能说,这一次我拼力没有输给时间,但亦输给世情。所以来吧,就让我们最后唱一支歌,唱给我们的昨天。因为我们没有料到今日,亦更不会知道明后,所以留住走过的那些快乐吧。我还记得。如果你还记得。

  如此只能做世情与岁月的浪子——在我坐着一再流浪的夜班火车穿越茫茫黑暗的时刻,听着悲伤情歌眼泪仍然簌簌扑落,我知道我又想起你。这想念如眼泪一样廉价而徒劳,却是我所能掌握的最后纪念。黑暗中车窗如镜,陌生而广大的世间燃烧着灯火,此刻又有多少出悲欢情事正在上演,我默默观望这轮回的空无,并就此看到自己的脸,瞳仁里还有你的吻。

  我知道你不在了。你不在了。 我回过头来,恍如游园惊梦,一番阅览,掩卷熄灯,就此遁入静默。

  但或许你不知道,仅你消逝的一面,足以让我享用一生。

相关文章